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三世】如丹见本心·第三世·凌李(1)

凌远永远忘不了他第一次见到李熏然的场景,医闹的事情他经历的多了,有人受伤的情况也变得常见起来。凌远按照惯例安排保卫科的人来控制场面的同时报警,却被告知已经有刑警同志控制住了场面。按理说110出警也不能这么快,显然是遇到见义勇为了,再一问这见义勇为的同志居然是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队长带着全部手下队员。要说这闹的人也是寸,偏偏赶上刑警队集体体检,队长身先士卒,队员不甘落后,现场突然有种好莱坞片场感。凌远身为院长原本是不宜出现在医闹面前容易助长闹事儿的气焰,现下有了这么一出,他也不能不出去看看了。

现场果然如报告的那样被控制住了,刀子被夺了下来人被保卫科带走等着派出所警察来,见义勇为的英雄们还没散,围着他们队长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等凌远上前细看才知道,倒不是在说什么,是他们队长被刀子割伤手臂,正拿纱布捂着伤口呢。

凌远当下有些不悦:“怎么回事儿?人家伤了怎么不赶紧处理。”

身边的护士忙回道:“是院长,这正要去呢,刚保卫科的人还没到李队长不肯先走,怕又出乱子。”

李熏然听了这话知道是领导来了,赶忙说:“我这是小伤,正要帮我处理呢,您别错怪了……”李熏然说着话抬眼看向凌远,突然一下愣住了,话音未落眼泪已经控制不住滚下来。

周围人都奇怪李熏然这是怎么了,一看李熏然已然是泪痕满面。

“队长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我们。”身边的队员也是跟着李熏然好几年的了,李熏然受重伤被劫持也都没哭过,现在这个样子都把身边的人吓了一跳。

李熏然被人晃一晃胳膊才回过神。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仿佛与凌远认识了很久又分别了很久,太痛苦又太欣喜,他觉得情绪在脑子里炸开一时不知所措。毕竟李熏然是刑警队长,要是在大庭广众再哭下去他这队伍是没法儿带了,先把蹊跷的情绪放一边,忙擦了泪说道:“刚一阵风吹的,我这两天眼睛敏感。我去包扎一下,你们赶紧去体检。上午那个案子的结案报告明天一早可是要交的。”

“别呀头儿,我们先陪你处理伤口吧。”

“咱们是刑警队,这点小事儿还要你们陪,一会儿派出所的人来了我都丢不起那个人。上午那个案子的结案报告明天一早就要,你们有跟我这儿磨蹭的功夫赶快去把报告写了。”

李熏然故意先打发了身边一众队员,一来万一他再哭了也不至于被他们看笑话,二来有个接口不看凌远平复一下心情。贫完这几句话他才转向凌远,心绪翻滚的感觉又回来了,他稳了稳才开口:“院长您见笑了,刚才失手打翻了好几个吊瓶,还请您找人清点一下,多少钱我赔。”

凌远原本也被李熏然突然就哭出刘雪华的技能吓到,没想到他一开口就转成了要赔钱,也是没能跟上李熏然的思路,顿了顿说道:“要不是李队长见义勇为,今天这事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吊瓶的钱还向人民警察伸手我可是成了葛朗台了。今天的事情我们得好好谢谢你们呢,不说那么多,先处理伤口要紧。李队长要不嫌弃先去我那里?”凌远说着就带着李熏然往自己的办公室走,要亲自给他处理伤口。

关上门凌远细看手臂上的伤口确实不严重,血流了不少其实很浅,也不是很长,连缝针都不需要。虽然很多年没有亲自处理这种外伤,基本的业务素养还是没有丢。要消毒的时候习惯性的说:“一会儿可能有点疼,忍一忍。”这话本是习惯性的医嘱,可几分钟前李熏然哭的泪痕满脸的样子谁都还没忘,说出口凌远就觉得有些不合适。

李熏然果然一听就忍不住接口说道:“凌院长,我刚才不是疼哭的。”

凌远看李熏然一副急忙辩解的模样忍不住逗一逗他:“不是疼哭的,也不是被风吹的吧,难道是我太吓人把你吓哭了?”

李熏然想找个理由遮过去,偏偏想来想去也没什么理由能解释他突然就哭成那样。只好实话实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哭了。凌院长我知道之前我从没见过你,但是真的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既熟悉又伤心,像久别重逢失而复得。”

凌远看他说的一脸认真,觉得这个小警察傻的有点可爱,笑了笑没答话。小警察反倒不依不饶的继续问:“院长,您看医学界对这个情况有解释吗?”

“医学界没听说有,文学界倒是有。”

“什么解释?”

“‘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就是不知道我怎么突然演上黛玉了。”

“哈哈哈哈,院长你这么说显得我好矫情。”

“别乱动。”凌远伸手打了一下笑的抖动起来的李熏然继续说:“不是矫情,本来感觉这个东西就不是科学能说清楚的,文学描写是最能贴近感情的。”

“凌院长,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是很有道理,就是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挺奇怪的。”

“李队长别纠结道理了,今儿这事儿真的是很感谢你,你看我明天天去你们局里送个锦旗怎么样?土是土了点,是个心意,你别嫌弃。”

凌远把伤口处理好收拾起医用器械,李熏然听他这么说本想推辞,可是心里居然觉得能借这个由头再见一见凌远也好,便答应了下来。“哪能嫌弃,本就是应该做的,是凌院长客气了。”

“那好说定了。伤口处理好了,这一周注意别沾水,如果不小心沾水发炎了就来医院换药。清淡饮食注意休息,过几天就生龙活虎了。”

“好的,谢谢院长。”

李熏然转身往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又走了回来。

“说了这么久都没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熏然。”

凌远笑了一下回答道:“凌远。”

凌远答完这句李熏然也不知道接点什么话,愣了一会儿才发现似乎能说的都说完了。俩人面面相觑气氛很快有些尴尬,李熏然只好丢下一句再见迅速转身离开。

出了院长办公室李熏然的脸都红了,捂着自我嫌弃道:“李熏然,你今儿是中邪了吧,脑子都不转了。”

中邪本不过是句自嘲,可等到李熏然晚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凌远时,他才觉出自己颇有些一语成谶的意思。一个陌生人,他到底是着了什么魔会不停的想起他?李熏然一点头绪也没有,等他终于熬不过去睡着,却不过是跌入了另一个充满着凌远的世界。

凌远一会儿像是古代侠士白衣胜雪仗剑天涯,一会儿像是民国要员指点江山抗敌守土。李熏然看不清楚梦里的凌远具体在干些什么说些什么,只看得清那真真切切的是凌远的样子丝毫不错。不论是哪个年代的装扮,凌远看他的眼神总是让人很伤心,带着忧思与深情。

“凌远是你吗?为什么你这么伤心?”

李熏然没有听见回答,梦里的一切都在他眼前消失。他躺了一会儿才发觉自己的闹钟在一刻不停的响着,他摸一摸脸梦里的一切只有他的眼泪是真的。

手机又响了一声是简瑶的微信。

“李熏然你还好吗?听说你昨天见义勇为被割伤了?”

“不好,我觉得我可能被刺出精神病了。”


评论 ( 9 )
热度 ( 48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